Tryの蝕

我是Tryの蝕,可以叫我羽 唐 阿羽也行(´▽`ʃƪ)【我就是欧阳徵羽】

???

提莫大魔王:

别说了!!!!


我觉得毒埃 埃毒我都完全ok的!!!!


生子什么的!!!嗷呜!!!!

【猎冬/相声组】脑洞,车车,打赌产物,一天干完

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c92lvYIE2DMH0e0b/


宣:阿毛保护基地739159038

【犬狼】布莱克家族第一角斗士与狼人(上)

纯属脑洞 短篇 私设如山(考究党勿打) 中世纪AU 狗爹会魔法(狼叔同理) 职业角斗士

这是一个月圆夜,月亮孤独的待在天上。是时候了,Sirius翻下床,尽量轻轻的走着,James是个睡得很沉的家伙,显然James遗传了他父亲,但Mrs.Potter通常都很容易惊醒,她是个很好的人,应该不会管太多的。

这是他成年的前一夜,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是个月圆夜,这意味着他可能要独自面对狼人。是的,他是从那个迂腐的家族逃出来了,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去为自己办一个成年礼(注①),几乎所有的男孩都会经历的事,当初是他叔叔(注②)说要带他逃出来并为他举行成年礼的。

乌云遮月,这时的一部分狼人可能恢复了一些理智,但没什么用,梅林不可能一直眷顾着自己。好了,幻影显形,这里是迪安森林,很好,什么都没有落下。Sirius抬头望了望天,看来我并没有因逃离了那所破房子而被梅林厌恶,月亮依旧掩在云层之下。森林里并不像戈德里克山谷里那样安静,这里到处都充斥着生命的气息,生命,他们最讨厌这些了。

Sirius摸摸口袋里的魔杖,午夜开始直至黎明,这是时间,内容就是活下来。还有踪丝在魔杖上,不能用时间咒(注③),不过看样子也快了——月亮高高得挂在夜空,午夜了。

他抽出魔杖,不住想象着自己会遇到什么魔法生物,希望没有狼人——远处的灌木丛抖了一下,“Who?!”。沉默,或许只是一只兔子什么的,至于吸血鬼,今天可是月圆夜啊,两族之间有隔阂(注④),是个巫师就知道吸血鬼从来不在月圆夜活动,如果有活动,那就是打架了(和狼人的)。是一只夜骐,据我所知这玩意儿不是只在禁林里有吗?算了,野外的夜骐,应该也不会凶残到那里去的。经过长时间的对峙,一人一骐缓缓地在湖边坐下了。

Sirius在等待着黎明,夜晚在森林里乱晃是不明智的,不如就在一个地方呆着。唉,梅林终究是困了,命运不再眷顾着Sirius,他背后的草丛又一次响了,夜骐开始不安,狼,来了。

他,亦或是它,浑身是血,夜骐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准备舔一下,狼怒了,他(它)挥舞着那尖利的前爪,将夜骐吓走了。Sirius紧张的咽着口水,城堡的教授们从未让他们去对付狼人,就是有这个打算,学生们的家长也不会同意的。但好在,眼疾咒,在理论上对一切较为强大的魔法生物(不止火龙)都有效,接下来,就是实践时间了。

他无声的念出咒语,从魔杖的顶端,射出一道红光,正中狼的眼睛,成了,他乘胜追击,又是一道红光,那狼惨叫一声。更像是呜咽,Sirius想。

突然间,那狼又呜咽一声,他(它)在抓挠自己,抓的极深,看着直教人心疼。他是个人,只不过被咬了而已,他不应承受这样的苦难。

随着那狼自己的克制,和Sirius的禁锢咒,时间一点点流逝,黎明,终于到来。

是他,那个狼人,自己曾在恶作剧后被请到校长室时见过他,他从校长那学的魔法。他因为狼人的身份,不被允许入学,当时父亲作为校董反对的时候自己还曾反对过。

“Hey,Remus · Lupin?是你吗?”

“Hi,who are you,a student?”Sirius没想到会这样,在校长室时看见他还挺温和的啊?

“Oh,Sirius ·Black.”伸出手去,做出一个最友好的笑容,“我们在校长室见过一次,全校最调皮的学生。”

“抱歉让你看到这些……”他擦了擦脸,露出棕色的脸庞和眼眸。

没事,你真可爱。

“没事。”

Potter宅

“Oh,梅林的胡子啊,Sirius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差点以为你又走了。”Mrs.Potter拍着胸脯叹道。

“没事,我现在成年了,谢谢你们的关照。等读完七年级,我就可以搬出去了。”

“看来你为自己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成年礼。”来自Mr.Potter,他总是能洞察出James和自己的小心思。

是的,当然难忘,我遇见了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

TBC

注①:欧洲有成年礼的习俗应该都知道吧

注②:在原著里狗爹有个阿什么叔叔来着,我把他名字忘了就是那个留了遗产给狗爹的人

注③:能用幻影移形是因为在Potter家里有已成年巫师


注④:Emmm。。。这个就是那个暮光之城的梗用一下(好像传说都是这样的哈 挠头)

【盾铁】After The Civil War

Part3

西伯利亚刺骨的冷风依旧在吹着。

风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带来了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

“He is my friend.”

“So was I.”

噩梦在一遍遍重演,星盾一遍遍插入胸口。心,一阵阵的,悸动。

月光洒在蜷缩的人儿身上,他的眼紧闭着。清亮的泪珠从脸上划过,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空气中蔓延…
.
梦醒时分,耳边依然回响起那人冷酷的声音,平日里好看的焦糖色眼睛满是绝望,映射出一个熟悉的影子。

“你真的不打算去找他吗?”

“No,”Tony用手刮掉眼泪,“他是他,我是我,我会退出这场荒唐的游戏。”

“I'm not Iran Man, I just me. I just Tony·Stark.”

看来,我该去找“它们”了。

绿眸里照进一抹蓝,平白添了一股惋惜。


Wakanda.

“Cap,你必须回去了,”Natasha带着Clint与Coulson坐在会议桌的一边,“通缉已经解除,协议也已经销毁,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回去的,上直升飞机,”Natasha扭头深深地看了Cap一眼,“不想回去的,就留在这里好了。”

随后,Natasha,Clint,Coulson,Sam,都先后登上了直升机。

Cap却,迟迟不动。Tony,你还能原谅我吗?超级士兵的记忆里闪出了他的睡容,他的成就,他的蜜糖色的眸子。

“脱下盔甲,你什么也不是。”

不,他还是天才,花花公子,亿万富翁,慈善家,军火商。他就算不是Iran Man,也闪耀的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

他还,曾是,我的,恋人。

而我却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他。

或许,我不去见他才能原谅我吧…

机翼缓缓地旋着,迟迟没有起飞。一众人静静的看着Cap,他们,又何尝不知Cap的痛苦呢?


X学院。

“Logan!你那个基因学的教授朋友呢!快来帮个忙!”清晨,安静的校园里,Wade抱着半混迷的Peter冲往看起来像宿舍的地方。

他能感觉到,Peter的手不自觉捏紧了自己的肩。他温柔的吻在Peter的额头,却没想到怀中人的汗比自己还多。

等待总是漫长而令人恼火的。

“谁呀?”睡眼惺忪的Wanda探出半个头望了望走廊,“Peter!”

“Peter的情况非常糟糕,DNA不太稳定,尤其是——有关于蜘蛛的部分。”Charles接过Hank手中的光谱,面色凝重。

实验室里,Peter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瑟瑟发抖,两眼紧紧闭着。Wanda,Vision,Pietro,Kurt,Logan,Scout等等一众人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Peter。

Erik则站在Charles后面,略有所思……


————

有的cp存在感在这章挺低的,占tag致歉

盾铁【过去式】

灵感来源生活
人物属于漫威 ooc属于我
敲短小【别打我】

我们都是生活在过去的人,只是有的更珍惜当下,而有的人只能沉浸于过去,但并不是因为无能,而是因为一无所有。


“Tony,tell me why? ”
“没什么,Cap,你是你那个年代的,我是我这个年代的,不一样。”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Tony依旧沉浸在过去:过去的伙伴,过去的亲人,过去的情感,过去的家。是的,在内战之前,以及终极大战之后的一小段时光里,复仇者大厦,以及基地,就像一个家一样,如果非要说一下这种感觉,那就是——Avengers,Assemble!
但是,这感觉再也没有了,Tony,或是说Iron Man,失去了几乎一切。现在他窝在自己早年在挪威的森林边缘买下的一栋两层小楼里回忆过去。


Oh,god,过去,就是那么点旁人听起来云里雾里,但亲身经历者却哭得稀里哗啦,甚至于撕心裂肺的破事儿。这点Tony深有体会,由于他已经说过几百遍,几千遍了。在他才刚刚从纽约搬过来隐居后两年,Peper就带着她和Happy的小崽子——Arthur来了,oh,他们要去度蜜月了,其实是去检查Stark集团在欧亚大陆上开办的酒店,大概得要三个月左右。
很不碰巧,这个小家伙是黑发蓝眼,长得很好看,就像自己和那个家伙的……孩子?Oh,god.
在这三个月期间,Tony发现这个小家伙非常喜欢听故事,听自己以前的,和Avengers的故事,但他当然听不懂自己讲述的时候话里有话。
幸好,说些当时没能说出口的话就可以直接说出来了,例如他从小时候的迷Cap一直到见到他之后暗恋他的话,当然,包括表白的话。


三个月渐渐过去,Arthur跟着他的父母离开了。Tony静静想了许多,他发现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他。在这期间Natasha和肥鸟也来过一次,说是执行什么任务在这休息会儿。Tony由他们去了,虽然他们的突然来访让这栋房子又像当初那样热闹了,但终究还是缺了几个人。
“Tony·Stark,你是想他了吗?”美丽的绿眼紧紧地盯着依旧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就像一条毒蛇,Tony想。
“Well,谁会想他,那个负心汉,well,I mean……em……混蛋。”那双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始终聚焦在Tony身上,他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带着求助的目光望向Clint。他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表示无奈。哼,怂货。
“好好想想吧,毕竟不能永远沉浸在这回忆里啊,Stark。”


送走了Natasha和肥鸟,Tony依旧过着轻闲的生活,只是明目张胆地想着另一个人罢了,以至于在某天钓鱼回来后,将Friday为他准备的晚餐以为是Steve为他做的。
“Boss,需要我联系Captain American吗?”Friday是个好女孩,从她刚刚在这座房子里醒来的第一声问候就听得出来,“Boss,你还是放不下Mr.Rogers吗?”
Well,终究还是响了,那个小手机,肯定是Natasha逼他打来的,Tony轻笑,以他本人的害羞劲绝不会主动联系自己。没有什么道歉的话,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整体上看似乎是约自己去小镇上的咖啡店,他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想象出电话对面Natasha和Clint的叹气声。


“So, can you coming?”
“Yeah, I'll.”

【千救】星寻

在贴吧混,想着赚几个粉,转个文,顺便产粮
领证背景注意











开始————

停战了,擎天柱被威震天拐跑了,那个爱吃糖的Bee找到了他的路障,而流氓兵痞如愿的抱得大夫归。
“大夫。”
“嗯?”
“我三天后要去一趟F-86星,采集标本,顺便看看那个巨狰狞的信号是不是真的,大概一个月左右。”
“什么?!巨狰狞?!”救护车明显被吓坏了,“现在怎么可能还有巨狰狞?!太危险了!”
“放心吧,大夫。我可是千斤顶,雷霆拯救队的千斤顶。”兵痞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何况还有隔板跟着。”
“好吧好吧。你…算了,要是回不来的话我就把你从我的CPU里删除!”
“你不会忍心的,大夫。”兵痞邪魅一笑,轻轻勾住大夫的颈脖,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后扑倒在充电床上……



“嘿,大夫,这里就是F-86星。风景如何?”莹绿色的屏幕上传来兵痞的声音。
“我才不管风景如何呢,你安全就好,小心点。”
“没事,等我回来。”
“嗯。”



十八天后。
“Emm,千斤顶……我……有了。”荧幕这边,救护车的面甲温度高地都快化了。
“什么!是真的吗?我那天只一发就中了吗?”救护车看到了千斤顶的光学镜闪闪发光,简直让人怀疑他的车灯是不是安到了面甲上。
“嗯…”



“对不起…大夫…我……回不来了。”
“怎么会…”千斤顶的“回不来了”狠狠地敲击在了救护车的火种上,“怎么会…”
清洗液,溢出了救护车的光学镜。



隔板回来了,身后空空如也。
不是梦……



这个孩子出生了,长得,像极了那个兵痞——千斤顶。
孩子,你的名字就叫星寻。
你的另一个父亲曾和我有一面之缘,再后来,他穿过好几个星系又找到了我,再然后,就有了你。
孩子,你不是没有父亲,只是,他…死了…



我好想你…千斤顶…











“是吗?”
清洗液再一次从救护车的光学镜中流出,回头:“真的…千斤顶!”
“对!就是我!”“死而复生”兵痞勾起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将他的大夫搂进怀里。
“你!个!混!蛋!”救护车锤着千斤顶的背甲,“为什么要骗我!”
“我在F-86星时听到你有了小火种的消息,就和隔板一起计划了这个惊喜。喜欢吗?”
“才不,你下次再骗我,我就把你赶出赛博坦!”
兵痞吻上又惊又喜的大夫,继续过着他们的小日子。






然而停战的赛博坦并没有真正安定下来。
不久后,
一个求救信号出现了。
“汽车人,出发!”



“居然是…快跑!”
大片的僵尸紧跟在他们后面。
“汽车人,消灭它们,不要让它们进入赛博坦城区。”
“救护车,需要支援,请速赶来。”



“救护车!小心!”
兵痞扑向大夫,用后背挡住大夫的后背手伸在大夫身前为他接住了劈向他的大夫的剑,
但是…
身经百战的兵痞为了大夫依旧受了伤…
僵尸的刀刺入了他的火种…
命不久矣…
“对不起…大夫…不能…陪你…一起…生锈了…”
“照顾好自己和星寻…救护车…I…love…you.”





大夫高深的医术将兵痞从火种源拉了回来。



休眠舱里。
兵痞在里面,暗淡的光学镜隐约有一抹紫色。
尸毒还在兵痞的机体里,大夫无力抹去。



大夫已经三个地球日没有睡觉了。
他在研究消除尸毒的方法,但三天过去了,他依旧一无所获。



一年了,兵痞的尸毒依旧残留。



拉菲、美琪、杰克的到来让救护车暂时无心去继续治疗。
他们也知道了千斤顶的事。
“我记得千斤顶好像是个科学家,说不定他研究出了解决的方法呢!”
一句话,本来要放心的火种又死灰复燃。



奇迹在众TF面前发生了。
千斤顶,那个昔日的兵痞在他的技术与他的火伴的治疗下终于从休眠状态醒来。



“嗞——”蓝色的光学镜亮起,音频接收器第一时间接受到了火伴急切的声音。
“Em…什么…情况?我…居然没有回归火种源?”
“Welcome back.My army ruffian. ”
白色涂装的机体和橙白色涂装的机体紧紧相拥。

END

【盾铁】After Civil War

Part2

“Well,现在,能告诉我你在学校犯了什么事吗?”Tony摘下眼镜严肃地看着Peter。

“Em…就是…有点控制不住…力气…”Peter面露难色,骚了骚后脑勺说道。

“Well,所以你就是来叫我帮你处理这对烂摊子嗯?”校长室里,Tony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看着账单:七个篮球架,一书柜的古籍,还有檀木的雕花书柜…看来是我想多了,Peter只是闯了祸而已…

该死,偏偏这时候。又看不见了,看来有必要打个电话给Burse了。

“Peter,你来开车,我累了。”Tony凭着记忆走向副驾驶的位置,顺便通过耳机让Friday给Burse打了个电话。

Peter一语不发的坐上驾驶的位置,似乎,发现了,什么呢。

“Bruce,Peter最近有点控制不住力量,我想可能是又被蜘蛛咬了什么的。”

“所以这就是你叫我来的原因?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说内战呢?”Bruce又看了看Tony现在的状况,又补上一句,“是Pepper还是Captain?”

“……这些我之后会讲给你听的,现在Peter最重要,他的情况很不稳定,那只蜘蛛的的能量目前储存在他的基因里,一旦爆发就会毁了他。”

“嗯,的确很麻烦,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动什么。喏,这光谱,太,你自己看吧。”

“Boss,Wanda还有Vision回来了。”

“Wade,你说一个人如果快要死了他都会干些什么呢?”

“一般都会写遗书拉什么的,再要么就是说一些什么鬼的话,再就是说些什么嘱咐给自己心爱的人…等等,不会是你吧…”

Peter坐在大厦顶层,他得益于蜘蛛而超出常人的听力告诉他Dr.Banner也不能看出些什么。

成也蜘蛛,败也蜘蛛。

等等,Logan有个朋友好像是基因学教授,也许,也许他能帮助Peter呢!不管了,明天,明天哥就把Peter拐到那个什么学校去接受治疗。

“所以呢?你们打成那样最后还是你去收拾?”Tony看着隐隐有些发绿的Burse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Em,冷静,冷静一下Dr.Banner。起码我们带来了好消息,Vision你说吧。”Wanda的指尖在闪烁着红光,她的脸色隐隐发白,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显然,害怕Hulk的人不止一个。

“Dr.Banner,Mr.Stark,神盾局让我们转达一条信息:Winter soldier即将加入复仇者联盟。他还说加入之后是杀是剐,随Mr.Stark处置。”

———
日常短小

【盾铁】After Civil War

Part1

“别再喝了!”Peter一把夺下Tony手中的酒瓶,“放下吧,dad,都过去了,你是个伟大的英雄没错,但你不能再这样消极下去了。还记得梅姨为什么把我交给你吗?因为你是天才,亿万富翁,慈善家,军火商,钢铁侠。”

此刻,Peter的劝解在Tony的耳朵里听着分外讽刺:钢铁侠吗?他已经死了,Cap的盾也已经修好寄回大厦了,黑豹告诉我Cap那一波的人都躲在瓦坎达,Steve…

不,他只要有他的Bucky就行了吧,至于我,可能连朋友都不是…

“Well,我不是英雄,我只是Tony·Stark.”Tony抬起头看了看来人,愣了,“Peter?你怎么会在这里?”

“Mrs.Blake让我叫你去学校一趟。”

“又惹什么事了?”Tony很快冷静下来。自己一直是把Peter当亲儿子看待的,之前梅姨曾告诉我Peter看起来很阳光,大大咧咧,但其实他还是很细腻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看来,是察觉出了什么啊…

瓦坎达。

“Cap.”

“Cap?”

“Em? What?”Steve匆匆回过头,那个,把星盾插入反应炉的男人。

“你还在想那件事吗?或者说,那个人?”Natasa靠在房间门口问。

“不。”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接到崭新的星盾后的负罪感有多大。自己真的能配上Captain America这个称号吗?

“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Bucky,将成为新成员。”Natasa在门外轻声叹了口气,缓缓地,说出了,另一个令Steve思念的名字----Bucky.

“你好,Bucky,从今天起,你将加入复仇者联盟。以及,你不用签署索科维亚协议了。Welcom Mr.Barnes.”探员Coulson对着刚刚解冻出来的Bukey如是说道。

“能告诉我在我被冻起来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什么了吗?”

“这个啊,在你被冰冻起来后,Mr.Stark打了很多官司,申诉了很多遍,把Captain他们的通缉令给撤销了。”Coulson斟酌一番讲这些告诉了Bucky,也不知道Nick会不会说我,本来这种任务就应该交给Natasha。

“那协议呢?”一直默默听着的Bucky突然发现Coulson的话漏了一个关键。

“至于协议嘛,据说当时通缉令终于全部解除的时候,政府又将协议拿了出来,说是既然要解除通缉令那就得把协议签了。但是Mr.Stark当场用掌心炮把协议销毁了,并且扬言只要谁再提协议,他就把谁的房子用钢铁军团炸了。Oh,对了,让你加入复仇者联盟的事也是Mr.Stark一手操办的。”

———

以前写的,短小(/∇\*)